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毛剑卿:在国安曾尝试圆滑可难如愿狼性因父爱收敛

毛剑卿要走了,毛剑卿又回来了。他没有跟随北京国安一个航班来到上海,很早之前开始,周日那场京、沪战便已经几乎宣告与他“无缘”,即使他曾是申花的“克星”。国安于虹口足球场热火朝天的开练之际,他乘坐的航班刚刚抵达上海,为了“看一眼儿子”,而并非如外界猜测那般是为加盟申鑫做准备,今天他便将重新返回北京,临行之际他否认了去申鑫的传言,但说得更多的还是家庭。如今每次回来,他总能明显感觉到儿子的变化,上一次回家,儿子对着自己叫了声“爸爸”,这让小毛抱着小家伙激动了好久……

相关阅读-

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刘闻超

曾尝试让性格变“圆滑”

京城生活不容易,唯有经历过的人才最明白。曾坚定认为性格这东西很难改变的毛剑卿说,自己也曾为一些事情做过改变,但效果没有如预期那般。小毛曾说自己的身上有股狼性,因为他憋着一股劲要证明自己,如今他却承认,成为人父之后,自己的“狼性”正在逐渐减弱,但同时也更明白自己在为什么而战斗着:“我从未忘记自己是谁。”

东方体育:国安也奉行走训制,在北京的一年半载平时都住哪儿?

毛剑卿:就住工体边上租的公寓,离球场训练场都近,步行大约也只需要六七分钟路,走一个类似S型的路线就到了。一开始过去时托朋友找了那地方,毕竟一个人在外面,不高兴住太远,每天往返还得打车挺麻烦,既然每天要训练还不如住得近点方便,那会儿去看了觉得还不错就决定租了,大概五六十平米的样子,窗外就能看到工体。

东方体育:一个人住想必难免有孤独感吧,你是一个会“害怕”孤独的人吗?

毛剑卿:说实话,刚开始确实有点,虽然不是第一次独自在外闯荡,但到了一个新地方总是需要一个适应过程,而且现在也与以前不同了,过去即使在外也就是一个人的事情,没什么后顾之忧,如今在外面踢球心里面总是有点念想,说不清楚这种感觉,但这应该就是成家前后的差别吧。你知道那种感觉,身处的环境并非自己的家乡(上海),周围的人也好、事情也好你无法预测他们下一步会如何发展,不会有如在上海那般的自由自在感,或者有什么事只要一个电话,朋友就会出现在身边。当然,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好多了,毕竟在北京也不太出去,基本都是两点一线的生活,慢慢就习惯了。

东方体育:在北京开过车吗?听说北京的交通很让人“崩溃”。

毛剑卿:从没开过,也就是跟着球队大巴一起进进出出,平时不出去自然也没什么机会开车,堵车这种事情上海其实也一样。

东方体育:在北京一个人都干吗?北京球迷对你怎么样?我发现知道你可能要走,他们都非常不舍得,尽管说句实话这一年半载中,你并非队中绝对主力。

毛剑卿:在家主要也就休息休息,打打游戏消遣消遣,然后和家里通个电话问问儿子。说真的,我在这里的生活其实很简单,怎么说呢,无论在哪里,只要我在场上有所表现,主场球迷都会高喊我的名字,这会让我感觉到自己的价值,也能让我更有冲动去为他们好好在场上表现。不是一直有人说,虽然我生于南方,但性格却有点像北方人么,有时候自己想想多少也有点道理,可能我这个人比较直接,所以一些事情上也比较符合他们的‘口味’,当然我心里明白,有些本我的东西其实也是很难改掉的。

东方体育:哪些东西在你眼中是所谓“很难改掉”的?

毛剑卿:怎么说呢,性格上的很多东西都是天生的,很多人也曾说我太过直接可能‘不太好’,其实我也试过学着改变,尝试‘圆滑’一些,但是结果又是怎样呢,依旧是得不到心里所想的那些东西。就像一个球员原本是替补,也许稍微‘改变’了一下之后,获得了一些出场机会,但可能也只是几分钟的时间而已,如此的‘改变’或许效果会打上不小的折扣,既然无法充分发挥,那还不如继续更好地去努力,让大家真正信任你,认可到你的能力,才是最过硬的。

过去身上有股狼性,现在已收敛很多

毛剑卿是个孝顺孩子,踢球着实能够赚些钱,但踢球也让看似满身是“刺”的他磕磕碰碰不止一回。直到现在,他依旧习惯将赚来的钱让家里保管,就像过去他把钱交给自己的母亲一样。不同的是,如今他建立了自己的家庭,看着下一代的成长,他突然明白了生命的意义。

东方体育:儿子带去北京玩过吗?

毛剑卿:几乎没怎么带他出过远门,基本上都是我回去看看他,平时我在外面,都是妻子在照顾着,她为了儿子放弃了许多原本属于自己的时间,毕竟现在儿子还小,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,晚上稍微一叫,就要爬起来去看看他,几乎是不太会睡得很沉。我也不是一个太会表达的人,但我希望自己能够通过拼搏去好好回报她。 

东方体育:“小毛巾”现在会叫爸爸了吧?

毛剑卿:会了!就上次我回去时(国安客场战富力前),刚刚满一岁,抱在手里他已经会叫爸爸了! 

东方体育:他叫第一声爸爸时,你什么感觉?

毛剑卿:就是很期待能听到他叫出来,真的没什么感觉,除了激动还是激动,开心了一整天! 

东方体育:你眼中有了家庭的男人应该是怎样的?

毛剑卿:责任心。结婚了和谈恋爱肯定不一样,不是什么谁对不起谁的问题,而是要为另一半、下一代负起责任,上一代都是这么过来的,如今我有了自己的儿子,才更明白其中的意义。我27岁,迄今为止的人生中,母亲的离去对我的触动很大,我得承认当时那对我确实是个不小的打击,也让我很震撼,其实每个人都一样,唯有在她们还在你身边时对她们好一些才是最真实的。一个人时碰到点事情,可能有时会没有太多主张,在考虑不是很周全的情况下,就会去动手做,却没有想太多一些事情可能带来的后果,但是现在我不可能如过去那样,如今所做的一切事情,任何一个决定,受影响的都不会只是我一个人,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,我明白自己为了什么而活,其实反之也是一样,现在我也不是一个人在‘战斗’着。 

东方体育:儿子的出生带给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?

毛剑卿:他让我心里多了一份‘爱’,过去我觉得自己身上有股狼性,因为我喜欢狼的性格,但是现在因为他(儿子)的降临,我比过去收敛了太多,我能明显感觉到这些东西在弱化,在北京只要回家了,晚上真的几乎从不出门,我可以一个人待在电视机前看看电视,直到睡觉,不像以前在上海时训练完之后,经常想的就是出去玩玩或者逛一圈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