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阿尔贝茨:申花行贿剥夺冠军?没人能从我心中夺走它

三年前,去德国找过一次阿尔贝茨。他开着自己的奔驰车早早等在了火车站外,一路上都在打听上海和申花。那时候他在门兴格拉德巴赫一家青少年足球俱乐部做助理教练,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。三年过去了,这次我们重逢在上海。

“嘿,别把这当做正式的采访,就让我们随便聊聊。问我任何你想知道的问题,我都能回答你。”坐上车,他笑着说了一句。聊点什么呢?不如说说这三年来他的生活里发生了些什么。“说老实话,还真没什么大事。寻常生活在继续,我还在原来的那个青少年足球培训基地里工作,每天依然过得忙忙碌碌。这是我们自己的俱乐部,所以一切都在按常规运作。”

“卢卡你还记得吧?就是那条黑狗,你们都见过,他两年前已经离开了我们。他曾经伴随我和米尔亚娜在上海生活过,作为一条狗,能够穿越半个地球见识东方,他这辈子也算过得很值了。大约两年前,当时他已经14岁了,饱受生老病痛的折磨。在经过全家人的商量后,我们找了兽医上门,他给卢卡打了一针安乐死,他就在我们的怀抱里离开了这个世界。不过墨菲还很好,后来我们又养了一条狗纪念卢卡。”

“我们的两个孩子越长越漂亮,这个秋天,我们的女儿兰雅已经正式上学了,她10月的时候就满7岁了。而诺阿则进了幼儿园,他欢天喜地地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。他对于新环境的适应要比兰雅好一些,因为他经常跟着他妈妈去接兰雅,很早就认识了幼儿园里的孩子们,幼儿园对他而言并不是个全新的环境。所以他很早就嚷嚷着要上幼儿园,‘我什么时候才能进幼儿园?什么时候才能像兰雅一样?’现在终于给他盼到了。而且诺阿已经开始踢足球了,他想像父亲一样做一个优秀的球员。”

“我父亲生癌症已经有很多年了,他现在还活着,但身体非常非常差,就在几天前,他又犯了心脏病进医院了。当时我很紧张,生怕他如果有什么问题那我们就来不成上海了。算上这一次,我父亲已经发了六次心脏病了,再加上癌症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好在他马上就出院了,我们的上海之行也没耽搁。”

“生活就是这样,你以为隔了三年也许发生了什么戏剧性的事情,一件都没有。我只是一个平常的过了四十的男人,负担着一家老小的生活。我感受着日常生活里点滴的快乐,也承受着家人生老病死的哀伤。这次能够重回上海我很高兴,但我知道,过不了几天我就得重新回到原先的生活中去。”

东方体育: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是39岁,三年过去了,你已经42岁了。在我们中国有句老话,“四十不惑”。是说一个人过了40岁,人生就不再有困惑了。你觉得自己现在的人生里面还有什么困惑吗?

阿尔贝茨:我还记得自己40岁那天家人给我庆祝生日的场面,但对我来说,40岁生日和人生之前的39个生日都一样。我的人生已经完全定型了,我有漂亮的妻子,一双可爱的儿女,我的父母都还在,这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的事情。不,我没有什么困惑了,唯一的困惑就是我一直在买彩票,但是从来没有中过,谁能告诉我到底哪张彩票哪个号码才能中奖?(笑)

东方体育:在时隔9年之后,申花这个名字对于你而言,还有特殊的意义吗?

阿尔贝茨:说实话,我的感觉很复杂。我对于申花的感情是留在2003-2004那一年的,这些年来,我有时候会在网上搜一搜申花的消息,会从朋友口中打探当时那些队友的动态,但时间一直在流逝,生活一直在继续,那时我认识的很多球员都不在了。不得不承认,现在的申花对于我而言是陌生的了,但是申花的名字永远是我心里某个角落珍藏的。去年阿内尔卡和德罗巴加盟的时候,我天天都在自己的俱乐部里吹嘘,我跟他们说,“你们知道吗?他们加盟的是我将近10年前效力的球队!”但是很遗憾他们没能帮助球队获得好成绩,至于是什么原因,我想由我去评论这件事是不公平的。

东方体育:我记得你曾经说过,为什么这么多优秀的球员和教练来到中国却以失败告终,那是因为他们把自己摆错了位置。

阿尔贝茨:是的,首先你要搞清楚,你是为什么而来。如果你了解了自己即将去的是什么地方,你为自己即将展开的新冒险而感到真心的喜悦,那么你才有可能获得成功。而这份喜悦,并不仅仅是金钱带来的。你得让自己全身心地投入,时刻准备着让自己接受与被接受。就像我之前和你说过的“鱼眼睛”的故事,我必须去适应新环境,而不是让它来适应我。所以第一步的尝试,就是从吃鱼眼睛开始。你知道从来没有人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逼我吃鱼眼睛,但我对自己说“你必须接受这个,因为中国人都吃鱼眼睛,所以你也要吃,你要尽快融入他们。越早融入新环境,接受新文化,就能越早调动出自己最好的状态”。

东方体育:你听说了你们那个赛季的冠军被取消的事情吗?

阿尔贝茨:我听说了,这消息对我来说是很让人伤心的,我听说冠军之所以被取消是因为那年俱乐部行贿了。但是对我来说……(沉默了片刻)在我心里,我仍然是那一年的冠军,我和我的队友们仍然是那一年的冠军,申花仍然是那一年的冠军。没有人,没有任何人可以从我的心里把那座冠军奖杯夺走。我只知道我们在球场上流下的汗水和血水是真的,我们付出的努力这些都是真的。我曾经穿着金灿灿的外套举起过那座奖杯,我曾经品尝过那份喜悦,这就够了,谁都别想剥夺我对于冠军的记忆。

东方体育:厄齐尔转会去了阿森纳,很多人都觉得他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才会做出这个选择,作为他的同胞,你怎么看待这次转会呢?

阿尔贝茨:也许他在皇马呆得并不开心,虽然我们都觉得他在这家俱乐部表现得很不错,但也许他自己觉得他的表现没有达到了自己的预期,他还没能完全发掘出自己的潜力。真正的原因,非得要他本人和他最亲密的人才知道。但厄齐尔是个聪明的小伙子,他如果不是经过了缜密的考虑,是不会轻易做决定的,我们有理由相信,他在阿森纳会有更好的未来。

东方体育:如今足球市场的转会费越来越高,尤其是今年,有些转会费高到了让人费解的地步……

阿尔贝茨:现如今的转会费真是高得离谱,那个人是谁?啊,贝尔,对了。皇马为他支付了1亿欧元吧?这个数字不正常。如果我有权发表自己意见的话,我绝不会允许这种现象的存在。为了一名球员付1亿欧元?尤其是在西班牙这样经济大环境糟糕的国家,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工作,这是不能接受的。这不是球员的错,不要误解我,球员们对此也无能为力。但或许人们是时候停下一掷千金的行为,仔细考虑一下,我们怎么才能抵制这种不健康的现象。

东方体育:你还记得自己职业生涯中最高的一笔转会费是多少吗?

阿尔贝茨:那应该是我离开汉堡,转会去格拉斯哥流浪者的时候(1996年)。当时的转会费是1000万德国马克,然后当我从流浪者回到汉堡的时候(2001年),他们支付的数额也是一样的。折合成欧元的话,应该是400万欧元。不过即使在那个时候,这个转会费也是很平常的。不算高,也不算低,就是中游的价格。所以有时候我也挺羡慕现在的球员的,要是我晚生10年就好了,开个玩笑。

东方体育:其实德甲这么多年来,在转会市场上一直比较四平八稳,这当然也和你们的法律限制有关……

阿尔贝茨:是的,德国足协有第51条款,禁止私人全额拥有俱乐部。德甲得以建立在一个非常稳固的根基上,所有俱乐部每年都必须接受资产清算,在财务没有问题的前提下才能得到继续经营的执照。如果把皇马和巴萨拉来德甲,我可不认为他们能得到经营执照,这自然因为他们高额的欠债。所以为一个球员付1亿这样的事情是永远不会在德国发生的。我觉得,这条法令真是太好了,应该全欧洲通用。

东方体育:瓜迪奥拉去了拜仁慕尼黑,作为一个德国人,你看好这个西班牙人在德甲的前景吗?

阿尔贝茨:是的,我相信他一定能在这里获得成功,因为他手里拿着一副好牌,这是全世界最好的俱乐部之一。用不了多久,拜仁就将成为一个世界上所有球队都想击败的目标,到时候人们谈起拜仁就像现在谈起巴萨。事实上,我相信在瓜迪奥拉的带领下,拜仁在未来几年里将成为一支新巴萨。至于说他的西班牙人性格,你要知道,在过去数百年间的欧洲战争史上,德国和西班牙从来不是最大的敌人。我相信西班牙人融入德国的文化并不是件难事,而且他现在已经会说德语了,据说在他一定下来拜仁执教这件事的时候,他已经在西班牙找了家教学起了德语。当然,其实在足球这项运动中从来不需要太多的语言,只要你是一个真正理解足球的人,走遍这个世界都不会遇到前进的障碍。一个像瓜迪奥拉这样职业的人,他可以很容易地接受德国人的性格,整个西欧在精神体系上也没有什么大不同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